文學天地
分析足球的app > 資訊中心 > 文學天地


三代人的治水情懷


分析足球的app www.odgak.com 發表日期:2019-10-10 作者:蔡祥明 黃周舟/文 攝影:黃周舟 【字號: 分享

        水是生命之源,水是萬物之本,水是生態之基。

        上世紀50年代到本世紀初,從興水利、除水害到人水和諧共生,從治水獻電到追夢江河,水承載了千千萬萬電建人的一世情懷,留下了一代又一代電建人勇于拼搏、無私奉獻的光輝足跡。

      “我1984年參加工作,那時候才18歲,轉眼都已經53歲了,我這一輩子都是在治水??!”光明消黑一工區項目經理魏風雪感慨道。

        魏風雪一家都是電建人,老丈人李大義參與過岳城水庫、碧口水電站、寶珠寺水電站等大型工程建設,妻子李文霞是水電五局一名電焊工,魏風雪先后在茅洲河(光明片區)水環境治理項目、光明區全面消黑項目工作,兒子魏俊在深圳龍崗龍觀兩河項目從事經營管理工作。

       從碧口水電站建設到茅洲河水環境治理,魏風雪跟著父輩的腳步,一干就是一輩子。他們一家三代人是新中國水電事業發展的見證者,更是水環境治理事業的開拓者,他們把大好青春和熱血默默奉獻給了治水事業,并將這份治水情懷在平凡的歲月中代代傳承。

岳城水庫工程全景

        50年代的情懷:首批建設者的治水初心

       1950年6至7月,淮河連降暴雨,淮北20個縣、淮南沿岸7個縣,還有豫東部分市縣被淹,豫皖兩省受災面積達4000余萬畝,受災人口1300余萬。事后,毛澤東主席親筆題詞:一定要把淮河修好。以治淮工程為標志,新中國由此拉開了一場向水患宣戰、治理江河、興修水利的聲勢浩大的人民戰爭。

       1956年,李大義從技校畢業。1959年,岳城水庫工程開工,作為知識型技術人才,李大義從山東馬家河工程局抽調前往岳城水庫,參與工程建設。在那個年代,技術人員緊缺,機械設備落后,工人成為工程建設的主力。作為知識型技術人才,李大義21歲擔任鋼筋排排長,領著幾百人的班組,上山下河,燃燒著那個年代屬于青年人獨有的熱血情懷。

       作為知識型技術緊缺人才,李大義無疑是外人眼中的“香餑餑”,有著的穩定工作,拿著比同齡人高的工資??燒欽餉匆桓觥壩星巴盡鋇哪昵崛?,卻是結發妻子眼中的“傻小子”?!靶恍瘓殖?,我還不想坐機關當連長,我想去一線,我的工作只有在一線才能發揮作用?!閉饈搶畬笠逵刖殖ぬ富笆鋇謀硤?。扎實的基礎,再加上不斷的現場工作實踐,李大義快速成長,連續十多年被評為局勞模和先進個人,真正成為一名優秀技術骨干。但當局長有意提拔,讓李大義從事管理工作時,他卻婉拒了局長的美意。因為在李大義的心里,在那個年代,成為一名優秀的技術能手,是一個產業工人一生最高的追求。

       1963年,山東突發洪水,李大義率先參加搶險,因救援搶險工作突出,榮立一等功。過去不同于現在,勞動大多是義務的,遇到義務勞動,熱情的李大義總是沖鋒在最前線。那個年代,知識型技術人才緊缺,一遇工程建設難題,不論多晚,李大義從來都是二話不說,頂著風雪出門,經常一去就是幾天幾夜,不眠不休在現場解決難題,沒人可以與他交班輪崗,全憑個人咬牙堅持。

       然而,世事難料,李文霞至今無法忘懷父親李大義被送進手術室的情景?!?8米的高架,皮帶輸送著混凝土,我父親是替他徒弟上去的,結果意外跌落,混凝土墜落,砸在了我父親身上。斷了4根肋骨,手術切除了他四分之三的胃,那時我父親才38歲,也就是那時起,他的身體大不如前。從那以后,父親便轉業,去了機物部門?!崩釵南薊匾淦鸕筆鋇那榫?,眼中閃爍著若有若無的淚花。

李大義老人療傷期間照片

       面對新的工作崗位,李大義并未因此遠離他熱愛的事業,反而以更加積極的心態投身機物工作,慢慢的,李大義又成為了同事眼中的一把機物“好手”。是金子到哪里都會發光。退休后,李大義還練得一手好書法,為大家嘖嘖稱奇?!拔腋蓋茲ナ狼安瘓?,他還在學電腦,那會兒他已經80了,腦子都還清醒著,最后,還真把電腦基本操作學會了,我真的很佩服我父親!”說起父親,李文霞眼中滿是欽佩與驕傲。

       這便是50年代第一批水電建設者平凡而又閃光的一生。正是這些先輩們,默默奉獻在基層崗位,用初心澆灌著心中的治水夢,用熱血燃燒著赤子心,才有了三代人的治水情懷……

寶珠寺水電站工程

    60后的堅守:鏗鏘玫瑰與測量小伙電建結緣

       1984年,寶珠寺水電站復工,“水二代”李文霞高中畢業。

       成績不錯的李文霞有著多種選擇,原本看著父母因為工程建設聚少離多,條件艱苦,便瞞著父母報考了甘肅師范大學,并成功錄取。當時,李文霞和母親作為家屬,隨著李大義住在岳城水庫工棚。所謂工棚,其實就是“席子棚”——用一塊竹席,作為墻體骨架,然后以黃泥涂抹糊住縫隙,屋頂就是油毛氈,防水遮雨?!氨狽降畝?,寒風凜冽,席子棚四面透風,凍得不行?!碧崞鸕筆鋇那榫?,李文霞感慨萬千。

      那個年代,考上大學是不容易的。李大義得知后,高興之余卻堅決不同意。李大義告訴李文霞:“文霞,你是水電人的子女,水電是咱們的根,水電站就是咱們的家……”最終,李文霞按照李大義的想法,放棄了成為天之驕子的機會,追隨著父輩的腳步,進入水電五局。

      在寶珠寺水電站,李文霞與父親李大義一同工作。但是李大義卻給李文霞提出了“不準坐辦公室,必須上一線”的要求,最終,李文霞選擇了電焊工崗位,并通過自己的不懈努力,獲得各級勞動模范稱號。作為一個女孩子,從事電焊工作,她付出了多少艱辛和汗水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  與此同時,一個年輕帥氣的小伙兒闖入了李文霞的世界。當時追求者眾多的李文霞并沒意識到,這個小伙就是她將來的丈夫——魏風雪。當時還只是一個測量員的魏風雪,幾乎可以說是對李文霞一見鐘情。稍顯靦腆的他總是對李文霞有著說不完的話,他笨拙地徹夜未眠,只為第二天將寫好的詩送到李文霞跟前。

魏風雪(右二)、李文霞(右一)在工地

      “當時能夠追到我媳婦兒,老丈人看中的就是我老實、能吃苦,媳婦兒也覺得我踏實?!蔽悍繆┞源鍰蟮廝?。常年跑工地、曬黑的臉上也透出了淡淡紅暈。魏風雪說的吃苦絕不是紙上談兵,魏風雪的父親是抗美援朝老兵,因為雙目失明后退役,是國家榮譽軍人。軍人出身的父親,對魏風雪更是言傳身教、十分嚴格?!拔腋蓋啄鞘筆且話殉疵?、一把雪,和著吃,走完戰爭路?!薄案蓋狀有【徒逃?,要珍惜糧食,哪怕一粒米掉在桌上,也要撿起來吃掉,現在生活條件好了,這個習慣我始終改不掉?!蔽悍繆┗匾涓蓋?,臉上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  魏風雪曾夢想能成為像父親那樣的軍人,但因急性結膜炎,視力下降,使他失去了當兵的機會,卻也注定了他與電建更為深厚的情緣?;登珊?,魏風雪進入水電五局,從測量員做起,碧口水電站、寶珠寺水電站、汶川水電站、葫蘆頭水電站、獅子灘水電站、茶溪水電站、四川馬邊挖黑水電站、龍頭石水電站、阿壩州馬爾康雙江口水電站、焦作市南水北調項目、深圳茅洲河光明項目、光明全面消黑項目等13個項目,魏風雪足跡遍布半個中國。

      從1984年參加工作至今,魏風雪這一干就是35年。

      35年堅守崗位,他從一名測量員、調度員,一路成長為測量隊隊長、工程部主任、生產副經理,直到現在的項目經理?!拔頤欠蚱蘗餃?,這么些年聚少離多,背后的心酸啊,只有我們自己心里明白……”1994年,兒子魏俊出生了,魏俊的到來給了這個小家增添了許多溫馨與歡樂,同時也帶來了更多的不舍?!澳鞘焙蛟謁拇肀咄諍謁繒?,冬天下雪沒過膝蓋,又在山上,條件艱苦得很。當時孩子還小,只能放在老家讓老人幫忙帶……”

      從2000年到2014年,因為工作原因,魏風雪與李文霞常年兩地分居,14年里能一家團聚的時間僅有一年一次的探親假?!壩惺焙蛺肽疃雍拖備玖?,手機里的照片也不知道每天翻來覆去看過多少遍?!蔽悍繆└鋅?。

      雖然聚少離多,但作為水電人的子女,李文霞對水電事業充滿了感情。她有著更多的擔當與責任,對魏風雪的工作也極為支持?!氨繞鷥蓋啄且淮?,我們已經好了很多?!幣丫誦蕕睦釵南莢頻縝岬乃低暾餼浠?,與丈夫魏風雪相視而笑,眼底流露的是對父親的深深的懷念,還有對水電事業深深的熱愛。

魏風雪與魏俊合影

    90后的傳承:茅洲河畔成長的“水三代”

       1994年10月,魏俊出生。作為一名“水三代”,魏俊同樣選擇了水電事業,子承父業,追隨著外公和父母的腳步。

     “記得在雙江口,看著一身迷彩服的媽媽,回眸沖我笑的時候,我覺得真美,那是我特別深刻的記憶?!蔽嚎∷檔?。

       不善言辭的魏俊,總是愿意付出更多的努力去學習和鍛煉,朝著心中的目標前行。在他眼中,責任心是最為重要的,這也是父母的言傳身教,帶給他最寶貴的財富。

       魏俊從小跟著父母走南闖北,生長在項目上,對工地的一切都充滿了親切與熟悉,更對工程施工的點滴如數家珍。在他的記憶里,小時候父母所在的項目條件有限,離城區或街道都很遠,有的地方連手機信號都沒有。父親的測量工具,便是陪伴他的“玩具”,山間的野猴子和山頂的雄鷹,更是他童年里的珍貴回憶。

      2014年,魏俊大學畢業,剛上班的他便被分到了西藏加查項目,在西藏一呆就是4年。那時候母親李文霞在亭子口電站工作,父親魏風雪在河南焦作南水北調項目工作,一家人分散在天南地北?!澳鞘焙蛭液拖備徑己苊?,沒有什么時間陪他,所以剛來時,他愿意出去闖,我們就同意了?!彼嫡饣暗氖焙?,魏風雪滿含著對兒子的愧疚。

       魏俊沒有辜負父母的期待,沉穩扎實的他,帶著幼時跟隨父母輾轉工地的記憶,帶著水三代的執著與情懷,在西藏加查項目得到了領導同事們的一致認可。

      后水電時代來臨,魏俊趕上了集團公司轉型發展。水環境治理業務不斷擴大,2018年,深圳龍崗龍觀兩河項目順利中標,項目急需人才,從事經營管理工作的魏俊,因為業務能力突出,被抽調前往深圳龍崗項目工作。

      短短一年多時間,隨著龍崗項目逐步走上正軌,魏俊從一個從未接觸過水環境治理的“新手”成長為項目經營部副主任?!八苡邢衷詰某杉?,都是他自己努力的結果?!薄八諞淮尾渭幼霰?,周六休息時從同事那兒聽到領導出差周日會回辦公室。第二天一早,他就抱著一摞標書在領導辦公室門口等,主動找領導簽字。當時領導不知道這個小伙是我兒子,還夸這個小伙責任心重,是個不錯的年輕人!”提起兒子,魏風雪眼神里分外驕傲。

      作為水三代,魏俊在同齡人中,或許并不是最優秀的,學起新事物也不是最快的,但他愿意比同齡人花更多的時間去鉆研和學習。水環境治理作為新型項目,其短平快、跑步進場的工作節奏,讓干了一輩子水電的老工程人都難以適應,但作為年輕一輩的魏俊,卻迅速調整心態,很快適應、熟悉,輕松自如地切換著工作模式,在緊張工作中張弛有度,迅速成長。

      今年國慶,在外做標的他,原本有七天時間休息,但魏俊卻主動選擇值班?!奧?,我先不和你聊了,還有好多工作,國慶節爭取做完,節后要交呢!”魏俊抽空給李文霞打了視頻,心系工作的他并沒有和李文霞聊太久,掛完電話后又繼續工作。假期的辦公室空落落的,角落里略顯單薄的他正專心的坐在電腦前,只聽得見連續不斷的鍵盤敲擊聲……

      從魏俊參加工作的那天起,他就以一名“水三代”為榮,作為水電人的子女,他肩負的是外公、父母對水電事業的熱愛。作為一名電建新兵,在轉型發展的路上,他將牢牢握緊水電建設的接力棒,將這份濃濃的電建情懷延續和傳承。

     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,三代人的治水情懷充盈在天地之間,令人動容,令人贊嘆!


     (稿件來源:光明公司)


  瀏覽次數: 4267 次 
打印本頁關閉